當前位置:福清新聞網 >> 精彩福清 >> 福清文學 >> 正文

拓 路

2018-01-24 00:02:09來源:福清新聞網

  (作者:林國雄) 走出第十征遷小組辦公室,戴征科長的笑容猶如夏日晚霞般燦爛:今天,他的小組不僅解決了一個歷史遺留問題,還提前完成了征遷任務。作為組長,他當然高興。然而,當他拿出手機看到未接的母親電話時,臉上的晚霞漸漸消散了色彩,心里也隨遠處山頭那輪紅日“忽”地沉下去。天色頓時暗淡了下來。

  “也是個‘歷史遺留’問題,就怕母親……”他想,跨上摩托準備回家,才剛愉快的心情被漸漸涌上的暮色所籠罩。

  戴科長老家房屋恰好處在“T”字型村路口的“交點”旁。村路,其實只有不到一個機動車道那么寬。每天人來車往,險象環生,怨聲不絕。母親常常看著心焦。早些年,前任村委就著手拓寬村路,紅線都標好了。戴科長老家住宅前一小塊菜地正好被割出一個“等邊直角三角形”,使轉彎處“弧度”加寬。當時,他父親是村老人會理事,立即把菜地邊的“圍石”撤到紅線處,騰出拓路的地方。然而不知何故,這事后來一直“無人問津”,父親只好暫時又用石頭圈地并種上菜,一晃過了二十多年。前些日子,村委主任打電話說村里要疏通村路,讓村民更好享受“美麗鄉村”“幸福家園”建設帶來的紅利,希望給予支持。

  “行啊,完全同意!”他動情地告訴村主任,這些日子自己不辭辛苦帶著征遷小組打通許多“斷頭路”,不就是要解決城市建設與群眾出行的難題嘛。話雖這么說,他仍預料自家獻出地盤有點難度。那約五平米的“三角形”,如今是老母親的“唯一菜地”。母親像父親健在時那樣“精心”種菜,讓家人常常吃上鮮菜。更主要的是母親在種菜中仿佛找到了“精神寄托”,身體好了許多;一離開菜地,她心里就空落落的,連睡覺都睡不好。當然,農村許多事本就不大容易順當做。當初拓路時就有人不愿意,背后罵老戴“出風頭”。母親聽到后生氣地說你爸被人“槍打出頭鳥”,提醒兒子“凡事要先看看,不要急著做”。可村主任說,這次拓寬路面不能照搬二十多年前的老規矩,村兩委一致認為,時代大大進步,路面務必加寬!這不是剜了母親的心頭肉嗎?她原先就說,割出去5平方,你爸同意;再大些,你爸就難說了。戴科長怨父親走得早,父親還在,事情一定好辦許多。他一路苦思冥想,終于想出5個對付母親的招數,一步一步來,絕不能讓拓路的事情耽誤在自家門前!

  戴科長到家時已是路燈初放時。自從被市委抽調參加征遷工作,他天天早出晚歸。妻子笑他曬得像“包公”,母親則關心他征遷時是否與人發生“沖突”。事實上,只要有關切身利益的事大約誰也不會含糊的。但善于轉換“征遷思路”的戴科長總是自信地告訴母親:“我已學會了‘繡花’。”母親聽得云里霧里。

  “征兒,今天村主任又來說拓路的事。”母親看著兒子正大口吃著飯,探詢似地說。

  “知道,上午村主任也打電話給我。”戴科長不置可否,依舊低頭吃著,但心里有“數”。

  餐廳的燈白亮亮的,發出“絲絲”的響聲。母親微笑著看兒子吃得津津有味,又似乎在等兒子說出 “關鍵的話”。人往往這樣,小時候凡事聽父母的;年老了凡事都聽兒子的。

  “沒了菜地,挺可惜的!”戴科長心里咯噔一下,母親分明在淡化問題!她要是說,“沒了菜地,我怎么過日子”,問題就嚴重多了!

  “而且比前次割出去更多!”戴科長的心又收緊了。

  “如果你爸在,到頭來應該也不會讓全村的事落空。”戴科長覺得有戲,起碼算得上保守樂觀。

  “前次本來就要做好,”母親像自語又像對兒子說,“兩邊駛來的車常常差點相撞,人看著都怕。”

  戴科長心里一亮,似乎聽出了母親的“話外音”,停下筷子,激動地說:“媽,你答應了?”

  “唉,路寬,心寬,”母親輕聲說,“路寬大家都好走。兒子,跟你商量呢。我們家圍墻墻角那兒能不能弄成菜地,讓我來種菜……”

  “媽——”戴科長雙手按在母親肩頭,看著微笑著的母親,感激地說:“怎么不行啊!心寬路寬多好……”戴科長不遺憾自己5個招數一個都沒用上,卻再一次深深感觸到,現在許多群眾的思想已悄然發生著變化,對政府工作能給予理解與支持;這可喜的變化,使自己的工作有了更強勁的動力。

  繁星滿天。屋后“廣場舞”的旋律那么優美。戴科長自信而深情地仰望深邃的夜空,看到無數閃著微弱光芒的星星匯聚出了滿天璀璨!


打印    關閉    復制鏈接
新疆18选7的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