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走南闖北福清哥

【海外福清人】匠心辦學 助力中日文教交流

——訪旅日融籍女企業家陳秀姐

2019-05-30 15:08:54[字體:][來源:東南網()]

■據《東南網》(東南網記者:蘭楚文) 位于日本東京豐島區池袋的千代田國際語學院總部大樓是一所集文教商貿為一體大樓,暨南大學日本碩博研究中心也在其中,地理位置和學習氛圍得天獨厚。如果在地圖上搜索這所學院會發現,它的周邊有著立教大學、東京音樂大學、大正大學等多所東京著名的高等教育機構。但地圖不會告訴你,這是一所由華人創辦的教育機構,也不會告訴你,創辦十多年來,學院一直被日本法務省入國管理局(以下簡稱“入管局”)評為“A類最優良校”。

  這所學院的創辦人叫陳秀姐(日本名“栗田秀子”),祖籍福建省福清市高山鎮,是一個氣質溫婉,舉止優雅的女性。

陳秀姐接受中國中央電視臺采訪。受訪者供圖

  

  陳秀姐,1966年出生,自幼喜歡學習的她,學校畢業后就投身了教育事業,成為了福清市的一名中學英文教師。

  1987年,已經工作一年多的陳秀姐抱著出國繼續深造的心態,東渡日本。一開始她寄住在早年出國的姐姐那里,每天早上7點離開在橫濱的住所,花費一個多小時車程到東京學習日語,中午再回到橫濱,去當地一家餐廳打工,一直忙到深夜。周末的時候,她會去教日本人中文,順便在教學過程中練習日語口語。由于同時兼打好幾份短工,陳秀姐只能搶時間學習,在他人看來頗為辛苦,但她本人并不以為意。她說:“我們福清人就是有這種吃苦的精神,‘搏拼天下’真的是我們福清人的特點。”

  已經功成名就的陳秀姐在回述這些往事時只說,剛開始出國大家都是這樣的,她并不是最辛苦的一個。如今,她還時常用自己的經歷教育她的學生們。她說,年輕時的所有付出都只是一個過程,要享受這個過程,因為這是實現自己的夢想和追求的過程。

  人無所舍,必無所成。骨子里的認真和執著,讓陳秀姐卯足了勁追求夢想而不覺辛勞。打工時,她總在邊做邊學,只經過一兩年的經驗積累,便掌握了經營中華料理店的要領。結婚后,她就和祖籍福建福州的丈夫在東京都的上野開了一家名為“福龍”的中華料理店。

  那時候餐廳的生意非常忙碌,陳秀姐連懷孕期間也從未停下來休息過,直至在分娩前的幾個小時還在店里工作,一直到無法忍受越發頻繁的陣痛,才讓先生開車送她去醫院。她說:“創業就是這樣的,要努力奮斗,無論多難都只能咬著牙堅持下去。”

  憑著夫妻倆的堅強韌勁,料理店生意越發紅火。陳秀姐說她運氣不錯,那時日本經濟形勢好,才讓20多歲的她,很快在東京、橫濱、埼玉開了十多家分店,餐廳成為東京小有規模的連鎖中餐館,經濟上也獲得了不錯的回報。

東京池袋的學校總部。受訪者供圖

  

  30歲那年,陳秀姐中餐館的生意做得風生水起,就在大家以為這位餐飲界新秀會一條路走到底時,她卻陸續賣掉大部分的餐廳,籌集了資金,在秋葉原的千代田區買下了一塊地。陳秀姐打算蓋一座學校——她的第一所學校,千代田國際語學院。在丈夫和家人的支持下,陳秀姐重新投身了自己熱愛的教育事業。

  “開餐館不是我來日本的初衷。”陳秀姐說,父母總希望孩子能接受最好的教育,孩子的出生促使她找回初心。她重新審視了自己的人生,發現自己最熱愛的還是教育,“我雖然身在海外,但也可以從事教育,我可以用更好的方式幫助更多人。”

  結合自身經歷,陳秀姐將目標鎖定在了和她一樣懷揣夢想來日本讀書的留學生身上。日本經濟發達、社會繁榮,擁有眾多世界頂級學府,是亞洲教育大國。到日本留學的學生大多會先選擇到語言學院學習日語,然后再升入大學。這也成為了陳秀姐選擇創辦語言學院的原因,她希望自己能幫助更多人“圓夢”。

  與開餐廳時的順遂不同,陳秀姐的教育事業剛開始并不順利,當時幾乎沒有外國人在日本辦學,加上日本人做事一貫嚴謹,創辦學校流程復雜,還需要通過多個日本機構的嚴格審批。陳秀姐沒有被困難嚇退,反而和朋友說“嚴格是個好事”,因為辦學是要教書育人,本身就是非常需要嚴謹的事,更何況在人生地不熟的異國他鄉,辦學還涉及到學院為學生向日本入管局申辦簽證,以及他們在日本生活、升學、就業等各種法律問題,每一項都責任重大。她心里想的始終是“必須嚴謹,不能給中國人丟臉。”

  內心篤定的陳秀姐,只用了短短一年時間,就完成了建筑規劃、學院裝修、設施配套、教師招聘等一系列運作。大到學院的總體規劃,小到廁所排水管的設計,全都親力親為。學院的每一個角落都曾有她的身影出現,甚至是學院教學樓在地下20米深的地基,她也曾不顧危險,親自下去查看過。

  2000年,一座氣派的七層高教學樓在東京的秋葉原拔地而起。2001年,由陳秀姐擔任院長的千代田國際語學院正式開始對外招生。

  學院現代化功能齊備,設施充足,設有音樂、美術、圖書、保健等眾多功能教室。“辦學校與一般的經營不同,要辦就必須辦一流的學校。”陳秀姐有雄心,她說自己要“做到最好”,要讓日本人及周邊人改變對初來乍到的中國留學生的看法。

千代田國際語學院2019年學生畢業典禮。受訪者供圖

  

  萬事開頭難,生源是學院經營最先遇到的問題。當陳秀姐辛苦跑遍國內各大城市,與老師們一起開招生說明會,終于有不少學生前來報名時,他們中的大部分卻因為審批問題,無法上學。“當時入管局對外國人在日辦學審查特別嚴苛,我們送審100名學生,有時只給批合格幾個人。我們因此虧損不說,學生的夢想還因此破滅,這是令我最痛苦的。”陳秀姐說,剛開始經營學院的四五年,生源不滿額,學院不僅一分錢不賺,每年還虧損逾百萬元人民幣。

  但哪怕是學院經營得疲憊又不討好,陳秀姐也沒有放松對教學和學生的管理,不放過任何一個讓學院成長的可能。功夫不負有心人,2006年春,學院終于迎來了第一次全部名額滿員的好成績。自此,學院發展勢如破竹,連續多年保持幾乎100%的升學率,十多年來,每年都被入管局評定為“A類最優良校”。多次得到中國駐日機構的鼓勵與認可,還在中國駐日大使館教育處的指導下,成立了千代田教育集團中國留學生學友會。甚至日本當地有學校經營不善時,他們的負責人也會找到陳秀姐,向她請教經營管理辦法。

  憑借嚴謹嚴格的管理機制和充滿人性的教學指導,不僅學院得到了學界的認可,陳秀姐也成為了新一代在日華僑中的佼佼者,展現出了不同的巾幗風范。

  “我們的學院不只是教語言,重點還是在于培養人才。我們很重視離開學院之后,學生的升學和就業。”隨著學院的不斷發展,陳秀姐調整了學院發展方向,收購了幾所日本學校,成立了千代田教育集團。集團擁有池袋的千代田國際語學院、千代田美術指導學院,橫浜亞細亞語學中心、千葉日建工科專門學校。共分為三個校區,千葉校區、橫濱校區、池袋校區,開設有專升本、專升碩、名校保證班等精品升學課程,業務涵蓋學習日語、美術、設計、音樂、建筑專科、醫療看護、華文教育等各項教育相關的產品。此外,集團還與包括中國暨南大學等在內的多所中國高校聯合建立了3個教育基地,是一個綜合性、國際化的教育集團。

  在陳秀姐的努力下,她的教育集團成為了一個名副其實的“人才孵化器”,來自世界各地的學生在這里受教成才。十多年來培養近萬名學生考上了東京大學、早稻田大學、慶應義塾大學、東京藝術大學、多摩美術大學等眾多日本知名學府,分支機構涉及美國、加拿大、新加坡、尼泊爾等地。

日本千代田教育集團在中國駐日大使館的見證下與暨南大學華文學院簽約合作。受訪者供圖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已經沉浸教育事業十幾年的陳秀姐說,她常會在不經意間碰到自己的學生,“他們會很高興地跑過來擁抱我,叫我陳院長。”這讓她深感欣慰。更讓她感到自豪的是,學生們有的回國報效祖國,有的自主創業或在世界500強企業、政府部門、電視臺等地工作,活躍于世界各地,還有的則因為感念學校的培養,返回了母校工作。

  高紅霞就是這樣一個學生。她是學校的第一批學生,大學畢業后,她回到了母校工作,如今已在學校工作10年,還成為了學校留學生國際科的科長。“我們幫助了她,她現在又在幫助其他人。”陳秀姐說,能親眼見證學生們成長成材,追求各自的夢想,更好地傳承發展,這就是“教育”對她而言最大的魅力,也是她一生追求的意義和價值。

  2016年,已經是一位成功企業家的陳秀姐,作為當年38位海外僑胞代表中的一員列席全國兩會。身為一位教育工作者,她在提案中寫到:讓中國的文化和教育走出國門是她目前最大的愿望。

  隨著中國綜合國力逐步提高和“一帶一路”倡議的深入推進,學中文越來越成為世界潮流,海外華文教育迎來了很多發展機遇。陳秀姐沒有錯過機會,她將推動海外華文教育發展當成了自己的重要工作。作為日本國際教育機構評議會的理事長,在她的牽線下,日本國際教育機構評議會與千代田教育集團定期或不定期會舉行華文教育、華文文學國際研討會,舉辦多種豐富多彩的中日教育交流活動,積極促進中日及在日華文教育機構間的交流。

  為大力支持和服務海外華僑華人子弟,將優秀的中華傳統文化傳播到五湖四海,千代田教育集團還與有著“華僑第一名校”美譽的暨南大學建立了合作關系。集團與暨南大學文學院、華文學院攜手開設了博士課程、華文教育碩士課程、漢語國際教育專業兼讀制碩士課程等,為培養優秀的國際化華文人才而不斷努力。如今已有在文化、貿易、教育等各行各業的近百名旅日僑胞刻苦鉆研著各自的課題,其中部分學生已于今年順利通過論文答辯,成為了名副其實的“暨南人”。

  陳秀姐表示,旅日僑胞超過100萬,日本對華文教育的需求不斷增加,她希望學校能培養出更多具有良好的海外華語教學基礎和研究能力,勝任海外多種教學任務的高層次專門人才,為在日華僑華人子女們的華文教育提供有力的后備力量。樹高千丈不忘根,人若輝煌莫忘本,她常不厭其煩地叮囑學生“不要忘本,一定要時刻記住自己是中國人,在外國代表的就是中國的形象。”

  “華文教育必須要做,我也還需要繼續努力。”過去的十多年里,陳秀姐一直在幫助中國留學生融入日本社會。如今她想用更多時間和精力,來推廣海外華文教育,為華人社會與中日文化交流做些事情,為中日友好關系進一步發展貢獻力量。

  除了積極助力中日文教交流,在促進中日經濟、貿易合作方面,陳秀姐也做出了大量工作和貢獻。她曾于2015年至2017年擔任日本福建經濟文化促進會會長,是首位當選日本閩籍華人社團掌門人的女性。該會成立于2011年,是在日閩籍同胞的“家”,也是旅日華僑華人社會中最大的同鄉聯誼互助性社團。她擔任會長期間,帶領著廣大會員一同協助家鄉政府在日本的招商引智工作,為福建與日本開展經貿、文化交流與合作牽線搭橋,助力家鄉企業“走出去”,同時組織會員進行“熊本大地震”賑災慰問等,積極回饋日本社會,進一步提升了華僑華人在日本社會的形象。

陳秀姐與學校法人、教師等在千葉日建工科專門學校門口合影留念。受訪者供圖

  

  陳秀姐說,她最佩服的人是自己的父親。父親嚴于律己,琴棋書畫無所不能,還樂于幫助鄉親,一直在家鄉做公益。父親雖已離開,但在老家無處不留下他的事跡。受父親影響,只要能幫別人的,陳秀姐都愿意去做。多年來她持續贊助家鄉貧困大學生,結對子幫扶,還帶領鄉親贊助老家失依兒童。

  一次回鄉時,她看到家鄉學校附近有條道路年久失修,路燈損壞,上晚自習的學生夜間行走多有不便,她就主動與當地政府聯系,提出要捐資改建道路。“回報鄉里,是每一名海外游子的樸素情懷和應盡義務。”陳秀姐說,修建這條路只為家鄉的孩子們有一條平坦好走的上學之路,是為他們鋪上一條追求心中夢想的康莊大道。

  每年,陳秀姐都會安排出時間,和孩子們一起回鄉探親,她總教導孩子們“不要忘記自己的祖籍國,我們的‘根’在中國。”在她看來,愛國愛鄉的精神不能斷,只有增進海外華裔后代和家鄉互動與聯系,建立起深厚感情,才能傳承好這份愛國情。在她身體力行的影響下,她出生在日本的孩子們,對從未生活過的福清充滿著感情。

  陳秀姐在海外辦學,弘揚中華文化的事跡在家鄉傳為佳話。可她只謙虛地表示,這是她對故土家園的一種感恩和回報,她隨時可以和其他新老僑胞一起,為家鄉貢獻自己的力量。

  ……

  作為企業家,陳秀姐涉足了文化、旅游、房地產、餐飲、酒店等各個領域。可在教育者陳秀姐看來,這些都只是圍繞教育展開的連鎖活動,她的主業是教書育人。

  創辦十八年,千代田國際語學院已然成為了眾多留日學生的“引路人”。翻開學院的發展史頁,是一部孜孜不倦、勇敢前行的探索史,也是一部其創辦人陳秀姐初心不改、砥礪奮進的追夢史。

  她用堅韌和努力,在日本社會樹立了在日華人的良好形象,舉起了逐夢未來的火把,照亮了莘莘學子的求學之路。她說:“堅持從事教育工作我不后悔,辦學是為未來留下承諾,教育是為明天播撒種子。”

打印關閉復制鏈接
推薦RSS
  • 最新視頻
  • 推薦視頻
本月熱點
新疆18选7的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