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走南闖北福清哥

【海外福清人】萬里遠行日月長——訪毛里塔尼亞華人商會會長林文才

2019-09-23 17:48:07[字體:][來源:東南網()]

  一

  1980年,林文才出生在福清江陰鎮的小麥村。說它是個村,其實它是座島,生活在那里的人們也都習慣稱之為“小麥島”。

  小麥島很小,僅有0.8平方公里,它就如同江陰海灣中的“圓心”,四周的陸地群星拱月般環繞著它。海灣內海面平靜,只有在臺風來時,這里才掀起大風大浪。

  小麥島原系一個無人島,是漁民路過歇腳的地方,直到上世紀初,才有人上島居住,形成了以后的村莊。林文才一家在小島的生活經歷,最遠可追溯到祖父輩,到現在也僅僅才四代而已。

  小島距離陸地最近的地方只有區區二三公里,但實際生活差距卻有著千里之遙——小島每天柴油機發電只供應2個小時,平時的用電只能靠家里的蓄電池;小島上的小學只有2位老師,是村里集資所請的;小島只有1個小醫療診所,稍微嚴重一點的病,就得渡海求醫;小島與陸地的聯系只能靠1天1班的渡輪,而渡輪只在漲潮時才開,所以沒有固定的開船時間表……正是這樣的小島生活,讓人早早地萌生了改變現狀的理想和渴望。林文才17歲時就開始駕船出海,他的小木船離開了小島,離開了平靜的江陰灣,來到了更加寬闊的臺灣海峽。

  林文才的父親是漁民,知道捕魚的辛苦,為了讓兒子有更好的出路,他思來想去,最終決定集全家之力,花費20多萬元購買一條較大的漁船給兒子,讓他能到海上直接收購魚貨,并通過販賣魚貨給其他商販賺取差價。在一個父親看來,這樣的活比捕撈輕松許多,適合身體瘦弱的林文才,是他作為父親能夠為兒子想到的最好出路。

  但這父親看來輕松的工作,以及不溫不火的海產品生意,對于林文才來說,卻遠不能承載和實現他心底更大的夢想……因此經營不到一年,他就果斷“關門歇業”了。

  林文才在毛里坦尼亞林氏企業辦公室。受訪者供圖。

  挫折對于海邊人來講不是什么大事。海產品生意停歇后,林文才憋著一股“東山再起”的勁兒,他也比以往更懂得思考和規劃了,那時的他覺得世界很大,哪里都有自己的天地,需要的不過是機會。

  不久后,林文才遠在非洲毛里塔利亞的叔叔打來了電話,問他要不要到非洲看看,林文才不假思索地答應了叔叔的邀請。他以為自己不過是去考察,感覺可以就留下,如果不行就回家。因此他一身輕松地登上了飛機,同行的還有他的嬸嬸,以及一個好朋友。

  同行的好友想在毛里塔利亞開一個中餐館,于是帶上了烹飪工具,沒想到在法國巴黎轉機時,這些烹飪工具惹來了麻煩。法國警察從他們的托運行李中發現了廚用刀具,于是將他們3人扣在了機場,經過長時間的審問后,將他的朋友定義為“恐怖分子”驅逐出境,并在其護照上注明5年之內不得入境法國。

  讓林文才刻骨銘心的不只是朋友因為托運廚具而被當做“恐怖分子”這件事,還有當飛機降落在法國機場的那刻起,飛機上的所有中國人就被告知“站著別動”,要等其他旅客先下飛機。而等其他所有旅客下完飛機后,中國人又被帶到一間屋子里,警察勒令所有人脫去身上的衣物,對眾人進行了無差別的嚴格檢查,甚至鞋子里的襯墊也被警察用刀子挖開看了個究竟。

  當時已經是2002年了,林文才沒想到中國人出國還會受到如此野蠻的對待,這讓第一次出國的他被受震撼,也讓他深刻感受到國家的強弱,與每個人息息相關。

  很久以后,有朋友告訴林文才,現在法國機場的警察對中國人很友好,可他卻放不下心中芥蒂。在來往于中國和毛里塔利亞過程中,他至今仍堅持不走法國航線,寧可走北京到迪拜、經過摩洛哥再到毛里塔利亞這條“遠路”。

  2016年,林文才受邀參加中國駐毛里塔尼亞大使館舉辦的國慶67周年招待會。受訪者供圖

  翻開福清華僑史,可以看到,早年福清人多是到東南亞一帶打拼,主要是為了解決溫飽問題,遇到好的年景,還能掙到一些錢,救助家鄉親人;到了上世紀中后期,福清人多是到富裕的國家,如日本、韓國,以及歐洲一些國家,在那兒打工掙錢可以快速富裕起來;而21世紀的福清人,出去打拼的目的更多是尋找創業的機會,追求自我價值,因為這代人不僅具備學識和智慧,擁有技術和資金,同時還有著福清人骨子里從不曾被磨滅的精氣神。

  林文才說,他在海外與一些中國北方人交流時,他們時常向他表達,覺得福清人很“異類”的想法。因為在沒有任何條件的情況下,福清人就敢孤身一人行走世界,而且大多還都能創業發展、站穩腳跟。每每遇到其他人表達這種困惑時,林文才都會說,這很平常,條件對福清人來說從不是一個問題,不畏艱難、奮力打拼,這是福清人與生俱來的“習慣”。

  剛到毛里塔利亞時,林文才在首都努瓦克肖特(Nouakchott)開超市。由于對當地的社會人文了解不夠,商品超市這種在中國十分普通的消費模式,在努瓦克肖特遭遇到了“滑鐵盧”,生意一直沒有起色。直到看到當地的商鋪不僅保留了傳統的“柜臺模式”,甚至還在柜臺上裝上鐵柵欄之后,林文才才恍然大悟。

  再次投資失敗的林文才,更加明白了現實與理想的“對立統一”,更加懂得“需”與“求”之間的距離,于是他轉變了先入為主的觀念,開始沉下心來,認真考察當地的實際情況,思考自己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

  一次偶然的機會,林文才看到當地人在手工制作建筑用的水泥磚,不僅速度很慢,而且質量參差不齊,破損率很高。通過了解,林文才知道了水泥磚是毛里塔利亞主要的建筑材料,使用量非常大,于是他萌發了做磚頭的想法。

  2017年7月,林文才在武漢參加華僑華人創業發展洽談會。受訪者供圖

  俗話說:“是金子,總會發亮。”林文才來到非洲前,只是一個閱歷不深的年輕人,出海捕過魚,開過超市,僅此而已,不算成功,但他卻一直在踏踏實實做事,日積月累、潛行默化中練就了敏銳的商業眼光。毛里塔利亞落后的制磚水平,讓他看到了其中的大商機,于是開始惡補制磚技術,通過互聯網與家鄉的技術人員聯系,設計并開發出了一條較為現代化的水泥磚生產線。

  從生產出第一塊水泥磚到現在,已經過去了15年,如今林文才的水泥磚制作工藝已經成為毛里塔利亞通行的制磚標準,其他工廠也都在使用林文才設計的生產線。一塊不起眼的磚頭,成為林文才人生中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桶金”。

  挖掘到“第一桶金”后,林文才又發現了另一個商機。他察覺到當地人愛喝綠茶,但并不是中國人所熟悉的沒有發酵的綠茶,而是幾種物質混合的茶葉,而且習慣在煮沸后飲用。通過多方了解,林文才獲悉這些茶葉也多是從中國進口,但并沒有根據毛里塔利亞人的口感喜好進行特別加工,于是林文才又萌生了做毛里塔利亞人茶葉生意的念頭。

  與先前制作磚頭一樣,林文才的制茶知識基本也是一片空白,但他還是大膽地琢磨起了適合毛里塔利亞人喝的茶葉改良配方,不僅改變了茶葉的形狀、口感,更研究制作出了當地人所喜愛的茶香工藝。雖然經過一系列的加工,茶葉的成本變高了,但品質也一下提高了許多,達到了真正意義上的色香味俱全,加上精致的包裝,讓當地愛茶人士一眼就喜歡上了。

  就這樣,短短幾年時間,林文才的茶葉就成為毛里塔利亞的知名品牌,之后又輻射到了周邊幾個國家,年景最好的時候,銷售額可達到1億多元人民幣,讓人詫異的是,甚至連美國的經銷商都到非洲找他批發茶葉。

  有人稱他為“非洲茶葉大王”,但林文才總是一笑而過。他說生意場上總會有“潮起潮落”,他茶葉的銷量也不會是一直上漲,難免會出現后來者居上的情況,他不過是憑借自己的經驗做出了準確的判斷,憑借自己的膽識走好了自己的每一步。能夠憑借自己的努力把事情辦成,而且得到了比預想還好的結果,林文才坦言已經足夠了。

  2018年2月,林文才參加第二屆世界閩籍華僑華人社團聯誼大會。受訪者供圖

  “成功的人,必定是成熟的人。”這話雖不是完全正確,但卻有一定的道理。沒有高學歷的林文才能夠做到事業有成,或許就在于他的悟性和韌性,社會經驗則是他成長最好的“教科書”。

  出生在一個只有0.8平方公里的小島,生活在一個只有幾百人且幾乎與外界隔絕的環境里,林文很清楚自己早期的人生其實就像生活在一口小井里的青蛙,他要么永遠當一只井底之蛙,要么勇敢地跳出去,鳳凰涅槃般改變自己。他選擇了后者,選擇勇敢地改變自己、改變現狀。

  現如今,在他人眼里已經頗為成功的林文才依舊不斷嘗試創新和改變,他以此來鞏固自己的商業地位,引領著毛里塔利亞的商業發展。隨著中國“一帶一路”建設的落地實施,中國人的身影越來越多地出現在毛里塔利亞。中交集團、中國路橋集團、中國電建集團等中國企業都來到了非洲,毛里塔利亞也成為了中資企業投資合作的熱土,林文才自然不會放棄其中機遇。2009年,他與中冶集團合作,參與羅索公路建設,之后又與中交、中海外、中水電等大型央企合作,承建毛里塔利亞港務局、基建局等政府辦公大樓,參建中國政府援助的毛里塔利亞貧困三角洲170多公里長公路項目工程,以及毛里塔利亞首都4、5號泊位的萬噸集裝箱碼頭陸域工程……林文才掰開十個手指,已經數不過來自己淘有幾桶“金”了,可讓他在意和驕傲的是,雖然“第一桶金”不過是一塊水泥磚,卻是和之后的所有項目一樣,都是造福社會、惠及民生之舉。

  2015年9月3日,林文才應邀回國參加紀念抗戰勝利70周年活動。受訪者供圖

  2002年,林文才來到毛里塔利亞首都時,這里的中國人還不到10人,如今長期定居在這里的中國人就有8000人,不僅有福建籍鄉親,還有浙江、山東等地的同胞,為了更好地將這些人團結起來,林文才與朋友商議成立了一個華人社團——毛里塔尼亞華人商會。

  2018年,林文才出資2000多萬元人民幣,在首都建起了一座占地2000多平方米的4層樓歐式建筑。如今,這棟樓不僅是毛里塔尼亞華人商會的辦公地點,毛里塔尼亞的孔子學院也設在此。這座氣派的歐式建筑已經成為了中毛經濟貿易的交流場所,更成為了全毛里塔尼亞境內華人溫暖的“家”。

  與別的國家的華社團不同,毛里塔尼亞華人商會不分省份和地域,只要是中國人都可參加,都可得到幫助和照顧。來自臺灣地區的同胞,遇到困難來求助時,毛里塔尼亞華人商會也一樣熱情接待、安頓,幫助他們解決問題,在這里所有的中國人都是一家人。

  2015年9月3日,林文才應邀回國參加紀念抗戰勝利70周年活動,這是他人生中的又一個“第一”,第一次作為受邀嘉賓在觀禮臺上看閱兵。他心里格外激動,也讓他更迫切希望為祖國、為同胞、為家鄉做一些什么事。

  其實,林文才心里還埋藏著一個愿望,一個屬于少年林文才的“初心”。一個在他年少時,他望著變幻莫測的大海、幻想著未來時立下的愿望,那就是改變小麥島“一窮二白”的面貌,讓自己的家鄉不再求學難、不再求醫難、不再出門難。或許這就是海外華僑華人的共同點,在他們的心中,總是深深地愛著自己的祖國、愛著自己的家鄉和親人。讓林文才欣慰的是,這個愿望正在一步步地實現——老家環島的水泥馬路已經鋪就,渡船碼頭逐步建設中,避風港的設計施工也提上了議程……

2019年6月,林文才受邀回家鄉福清參加元洪國際食品產業發展論壇。受訪者供圖

  《孟子?公孫丑下》曰:“天時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林文才的成功經歷是“天時、地利、人和”的契合,但更為核心的是他福清人骨子里的秉性,是新一代福清人那自強不息、敢于挑戰、不屈不撓、奮勇搏拼的精神。

  ……

  林文才的家鄉小麥島比過去寧靜了許多,年輕人離開了,留守的多是上了年紀的老人,他們守護著自己的村莊,守望著眼前那片寧靜的大海,卻并不感到孤寂。因為老人們都明白,那些離開的年輕人,即使遠隔萬里,即使歲月漫長,他們的心還在這里,因為這里是刻骨銘心的故鄉,這里有血脈相連的親人。

  (林小宇 蘭楚文)


打印關閉復制鏈接
推薦RSS
  • 最新視頻
  • 推薦視頻
本月熱點
新疆18选7的开奖号码